用舌打电玩青年逝世‧捐器官遗愿未了

2020-07-24 浏览量: 165

用舌打电玩青年逝世‧捐器官遗愿未了(槟城‧威南)因脑部神经被压而天生瘫痪,但却善用舌头打电玩的青年林怡东近日因身体机能严重退化而骤逝。身残心不残的林怡东生前曾立愿捐献所有器官,但他最终因病发突然而来不及签署捐献器官表格,以致抱憾而逝。《》早前曾独家报导林怡东天生四肢瘫痪但却从不自暴自弃的事蹟。林怡东是于2个月前因身体机能严重退化,而离开他不曾“立足”的花花世界。林怡东的母亲郑玉开说,捐献器官是林怡东的心愿,可是,他病发得太突然,以致临终时不能及时移植器官,让他们感到深切遗憾。天生四肢瘫痪郑玉开说,儿子曾经说过死后要将器官捐献给有需要的人,他们很想完成怡东的心愿,可惜事与愿违。林怡东在娘胎时,因为脑部神经线被压住,一出世就瘫痪,须靠轮椅行动。11岁那年,他的背部开始弯曲走形,坐也坐不了,动了脑部手术后,情况糟到全身动弹不得,能活动的,就只有头部而已。这20多年来,他就靠“头”来过活,不仅可以用口玩电动,还可以灵活的用舌头代替手指,按手机键盘打电话及传简讯。过后他凭着毅力,学会用舌头来拨电话和传简讯,每天他都会打几通电话,问候在外的家人。撑到生命最后一刻有人只面对一点挫折,就怨天自怜结束自己的生命,反观林怡东,身体严重残缺,却不曾向命运低头认输过,即使在弥留时,他也没有自我放弃。林海源说,怡东刚送进爪夷县医院时,情况非常危急,医生也表示束手无策,叫他们作好心理準备。“我没有放弃怡东,我知道他也没有放弃自己,他整整撑了一週才去世,看着他受着病情反覆的煎熬,我们的心很痛,有时候想,他放手离开反而是一种解脱。”乐观、热情、善良的怡东非常热爱生命,他不只有很多朋友,连弟妹的同学、朋友、朋友的朋友,也喜欢找怡东聊天,林家总是充斥年轻人的欢笑声。林海源有二子二女,长女出嫁了,次子怡东不在了,三子已经出来社会打拼,家里只剩下就读中三的幼女,家里一下寂静起来,夫妇俩觉得很不习惯。挂符盼佛祖引往极乐世界笃信弥勒佛的郑玉开,在怡东弥留时,将一张“三宝符”挂在他的身上,希望佛祖牵引,将儿子带往极乐世界,不要在这个残酷的世界轮迴。郑玉开说,怡东陪了他们20多年,带给家人满满的欢乐,他们对这个儿子,疼惜之余也感恩。“怡东很有大爱,有人上门布施募捐,他一定会捐钱。从电视上看到资讯说吃荤会破坏自然环境生态,他马上说要吃素,到现在,他已经吃了十多年素。”郑玉开本身也是个茹素者。林海源每天都会给怡东5令吉零用钱,他把钱储起来,买了一架电动游戏机,练成了用舌头打电动的“绝活”。入梦陪爸妈聊天也许是因为割捨不下亲情,瘫痪青年林怡东病逝后,曾2次走进父亲梦中,陪爸妈聊天话家常。重提梦境情境时,强烈思念儿子的林海源禁不住老泪纵横。即使这20多年来,他只能趴在冰冷的地上,没有好好看过外面的风景;即使在与死神搏斗的恶劣时刻,林怡东始终没有为他坎坷的人生哀号过。林怡东不在了,热闹的家里突然变得很安静,手机那头,再也听不到怡东殷切的问候和关怀,林海源夫妇感到非常不适、寂寥。提起怡东病发经过,林海源红了眼眶,默默拭泪,丧子的悲痛,到现在还没有淡化。逝世前一週昏迷林怡东是在8月29日撒手而逝。逝世前的一週,他陷入昏迷状况,在死门关口搏斗了一週,最终还是敌不过死神。林海源说,林怡东那天突然感到头晕、作呕,他忙将儿子送进爪夷县医院急救,但情况没有好转,过后就转送槟城专科医院。他指出,怡东在专科医院的第二天就醒过来,但气息仍然微弱,而且心脏衰弱,必须靠氧气筒和打点滴维生。“他的身体盐份不够,肺部生痰,病情一直反覆,时好时坏,医生说他的情况不乐观,叫我们要有心里準备,但我们不放弃,不到最后一刻,我们都不会放弃怡东。”到了第6天,怡东终于甦醒了,而且精神很好,谁知却是迴光返照。郑玉开当时问儿子:“怡东,你想回家吗?”,他点点头,晚上他呼吸困难,失去意识,午夜12点就去世了。林海源说,在梦境中,妻子在煮饭,怡东趴在地上告诉他琐碎家事,梦境内容真实得就像往常一样,平凡,但令他窝心。郑玉开数次夜里辗转难眠,脑海里都是怡东的声音和身影。她希望怡东能够走进梦中,与她再聚天伦,那怕只能再见一眼,也够了。邀舅出席姐婚礼疑预感时日无多痛失爱儿的郑玉开说,怡东一直紧紧连繫着一家人的感情,他们夫妻吵架,儿子当和事佬,弟妹犯错,怡东是检察官。她说,怡东的姐姐在7月出嫁时,他很热心的用舌头打电话给亲友,请他们出席婚礼。“行动不便的舅舅原本不打算出席,但在怡东的游说下,也来了。当时他对舅舅说:“我那时候可能不在了,你就再见不到我了,所以你一定要来。”郑玉开说,不知道他是为了哄骗舅舅,还是那时候他就有预感自己时日无多了。‧2009.11.11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