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祐宁 像个男孩看世界

2020-07-17 浏览量: 169

杨祐宁 像个男孩看世界 读到这篇文章时,杨祐宁刚过完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第35个生日,即便气质越发沉稳,不变的是他那纯真的眼神始终和出道时的18岁无异,他乐于做一个成熟却幼稚(他自己觉得)的大男孩,未来式的中年焦虑?拜託,那对他而言根本算不上是个威胁。
 

时间是凌晨00:00,杨祐宁刚拍完最后1 cut本单元的照片,他终于结束了今天最后一个通告,等东方鱼肚白时他就得搭机离台前往下一个剧组报到。他已经跑了一整天的行程与採访了,理应被疲劳轰炸的他看起来还是神采奕奕的状态,而且你能够清楚感觉到那没有一丁点的硬撑在里头,他自在地跟身边的工作人员开开玩笑、偶尔逗逗你,如你昔日久别重逢的朋友。

这次他为了电影《侠盗联盟》回台宣传,回国行程十分匆促短暂,连老家都来不及回去坐一下,明早又得前往异乡工作。这些年他已习惯这样的生活,作为一名专业演员,他正处在一个极佳的状态里,他热爱他的工作,对于演戏,他不仅投入、而且十分享受、乐在其中,用他自己的说法──他对演戏这件事,非常「忠心」,诚于角色也忠于角色。

那象徵一种把演戏这件事放在手掌心中握好的安心与确定,杨祐宁也演了越来越多不同以往的角色,几年前让人看见他深不可测的喜剧功力后,陆续接了几部他从入行以来就引颈期盼的动作片与战争电影,拿起枪枝,进入了充满男性贺尔蒙的枪林弹雨里,但不管他脸上的鬍渣刮得乾净不乾净,下了戏的杨祐宁,你都会觉得他还是当年那个出道时的腼腆大男孩。

前阵子他参与了实际秀节目《花儿与少年》第3季,前往南半球上山下海冒险,在一群艺人中他就像个大哥哥,并在节目里崭露了一手好厨艺(是说他高中本科就是读餐饮),「我一直希望别人眼中的我是一个⋯⋯有趣的、好玩的人,具体来说,就是可以拥有很多种可能性。」

杨祐宁 像个男孩看世界

他的确就是那种会被导演们所喜爱与讨论的演员,《Esquire》编辑部会把他归类是「从出道以来就备受注目的天分型演员」(儘管他本人总是极力否认天分这件事),通常这类的演员是这样──你在专业之外要有点近似难搞的脾气、要有点反骨、要有点愤世嫉俗,好像摇滚明星的新闻轶事里一定要有几则乱丢菸蒂、打碎狗仔摄影镜头的火爆场合。

但杨祐宁的演艺生涯里鲜少出现过什幺彆扭的叛逆瞬间,1年多前他才与我们分享过,他自认不是个很能处理冲突的人,因此对于人与人的相处总是非常平静地对待、随缘。巴列霍(Cesar Vallejo)有首诗说:「愤怒会把一个男人捣碎成很多男孩。」我看着杨祐宁的时候想起这句话,可他就是那种看起来不会与愤怒画上等号的男人,当然更不需要透过愤怒才能变成男孩。

这其实挺优雅,你懂的,演员每天要活在成千上万种複杂情绪里诠释那些有血有肉的角色,有些演员你会只喜欢他在作品里的样子,但杨祐宁却有着一股不论戏里戏外都让人无法拒绝的魅力。他纯真眼神背后的灵魂,实则是个心思十分细腻的大男孩。

他是个会自己想很多的人,入行之后,有一段时间杨祐宁过得很焦虑,身边总会有人耳提面命地对他说:演员就是要充满沧桑的历练与折磨。可他自认是个在幸福家庭中长大的孩子,难道伟大的创作只能经由苦闷?在戏剧这条路上,他下足功夫去磨,也经历过低潮与沮丧(所以他从不认为自己有天分),用他那独一无二的纯真去感受人世间所有的喜怒哀乐,与沧桑。他非常清楚自己是个需要依附着他人才能有所成长的人,你可以说杨祐宁重情,但重情的人是否情绪都应该比较极端?

「你会有愤怒的时候吗?」我问他。

「我上次休假⋯⋯」他说,「我和孝全(没错就是那个张孝全)去冲浪,结果两个礼拜后他传了张照片给我,说最近的浪比较好欸,我因为拍戏工作没跟到真是太可惜了,很衰,哈哈。」

这就是近期让杨祐宁「最愤怒」的一件事。

杨祐宁 像个男孩看世界

所谓演员 所谓生活

他相信和平、相信爱,生活如果遭遇瓶颈或挫折,他会默默祷告,然后把它给撑过来。与杨祐宁聊作品,如果问他哪个部分最深刻铭心?他通常不太会跟你说太多关于专业或技术层面的感受、不说太过哲学的突破与否──那些事他自己放在心里收好便是──他跟你分享最多的,往往会是与同剧演员的互动有多有趣、多好玩、大家一起经历了多少艰辛才完成一齣剧,因为那才是生活,不是吗?而拍戏就是他的生活。

「我一直觉得电影给人最大的功能就是能赋予我们各种想像。」杨祐宁着迷九○年代的那些香港电影,第四台会播的那种,成龙的功夫片、周星驰的喜剧片、周润发和刘德华的《赌神》、《赌侠》系列以及像《家有喜事》那种很多大咖云集的贺岁电影,「电影真的是一件会伴随着人们成长的重要大事,它会佔据你的心中的每个角落,那些电影我都看过好多好多遍了,可是每次重播再看我都还是会非常享受,而且对导演和演员们构筑的世界观抱持着憧憬。」

当杨祐宁还是孩子时,他喜欢沉浸在电影里的世界;当他长大变成演电影的人时,他还是保持着孩子般的热情,他记得那般感觉与快乐,像男孩迷恋着女孩或玩具,对地球上的一切充满好奇。

杨祐宁 像个男孩看世界

他觉得,虽然过去的电影和现在比起来没有那幺炫的特效与后製,但它们都会尽可能去传达一种很正面的精神,单凭印象深刻的故事和扎实的表演就能令人印象深刻。「拍戏对我来说是生活,我最近常常在思考戏剧与真实世界的连结与关联性,尤其对新闻事件改编的电影非常有兴趣,人生往往比戏还要真实,这些每天在地球上、围绕着你我的大小事经常比我们想的还要离奇,你转开电视新闻就知道了。」

世界很好 再苦也都要笑着看

「我最近才看了一部电影, 叫《二十二》。」他说。

这是一部讲述当年战乱时中国慰安妇的纪录片,片名的意思是导演郭柯访问了22位曾被迫害为慰安妇的老奶奶,她们年纪都很大了,等上映后、甚至是我们在做访问的这个时间点,22位仅剩下8位仍活着,「片中有位老奶奶讲了一句话让我非常震撼,她说:『这个世界真好,所以就算是吃野东西,也要留着命来看。』我觉得这是一句非常有力道的话,她们经历了我们没有办法想像的苦难,但仍然相信着这个世界的美好与纯真,而且非常坚定地要走下去,依然盼望着明天,让我有感于生命的强大与力量。」

身为厌世世代的一份子,我发现杨祐宁的正面思考和一般常见的、有点胁迫式的正能量有着大大的不同,他不会跟你谈那些老生常谈的东西,而是选择与你站在同一边,指着海的远方告诉你,你看,等等那阵浪会多好玩,不要错过了。

这点跟他演戏的方式很像,他不把演员这份职业视为谋生的工作,之所以忙碌,是因为自己很喜欢做这些事;他的演出,是因为杨祐宁很喜欢这个故事、喜欢这个人物,所以他才会演出这个角色,并且要求自己能够做好,与之分享给观众。「圣经有一句话:『你要保守你的心胜过保守一切,因为一生的果效,都是从心发出。』对我来说,『心』的定夺比什幺都来的重要,那才是决定你高度与视野的关键,活着当然很辛苦,但都得找些事情来让自己开心,对吧?」愤怒会把一个男人捣碎成很多男孩,现在想想也对,假如杨祐宁会愤怒,那一定是他错过了什幺好玩的事。

杨祐宁 像个男孩看世界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